一只放射球

【Hartwin】Dreams Come True美梦成真(Sleepwalker番外,一发完)

这篇是Sleepwalker的哈叔视角番外,正篇:

上:http://1auncher.lofter.com/post/3adda3_7b912bd

下:http://1auncher.lofter.com/post/3adda3_7bd4e58



Kingsman守则第三百二十一条:合格的绅士从不做梦。

 

并不是说做梦是什么不好的事,只是他们做着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行当,美梦听起来像个奢侈品,而噩梦,虽然未必比他的生活惊险不过还是算了。说梦话或者梦游那就更糟糕了,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会干出什么来。

毕竟Harry Hart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出不完的任务,写不完的文书,还要算上那个刚刚正式闯入他生活的年轻人。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Harry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他被Valentine一枪爆头了,那意味着即使他现在不是死了就是在临死边缘,所以,一个梦境大概算不上奢侈品。

也许他真的太久没做梦了,所以他太清楚梦境与现实的界限在何处,所以他知道自己在做梦。

一个美梦,一个很长的美梦。

 

Eggsy敲门的时候Harry正靠着床头看书,身上穿着睡袍正准备熄灯睡觉。犹豫了一会,Harry还是下了床,拧开门说道,“进来。”

Eggsy进来了,手上拿着两杯马提尼,他把杯子放在Harry房里的小圆桌上,Harry在他身后将门关上。Eggsy穿着和Harry一样的睡袍,Harry忍不住去想那上面是不是还遗留着自己的味道,忍不住去想这个男孩被包裹在自己气息中的样子。

“Harry?”他回过神来,面前的男孩不知道是因为羞怯还是恼怒染上了一丝红晕,“我只是,有点睡不着。所以……起床练习了一下你教我调的酒。”

Harry拿起其中一只酒杯尝了一口,不轻不重,正好是自己最喜欢的味道,就如同Eggsy本身一样。Eggsy拿起另一只酒杯喝了一口,年轻人被小小呛到的惊慌失措配上还未褪去的红晕,以及空气中弥漫的酒香,让经验丰富的特工先生也觉得食指大动。

但这不行,至少现在不行,老绅士Harry Hart先生听见他心里的那个声音这样说。他低下头喝光酒杯里剩下的酒。“你做得很好,Eggsy,现在回去睡觉吧。”他露出一个微笑,用最冷静的声音说道。

他看见Eggsy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黯淡了下去,但他命令自己不要多想。

Harry决定自己开始讨厌这个梦境了。

 

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这只是第一个晚上,而他梦里的Eggsy就如同现实中的一样固执又坚持,除此之外还对Harry的房间有着特殊的爱好。

当然了,这里是Harry的梦境,所以满足Harry的愿望是第一准则。如果在现实中,Eggsy这种精力充沛又有无限可能的年轻人怎么会想尽办法来勾引年纪比自己父亲还要大的男人呢?想到这里,Harry Hart先生的心猛跳了一下,不,他并没有在期待什么。

但如果梦境代表着他的潜意识的话,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他的确在期待着什么。

比如一个轻如羽毛的吻,小心翼翼地落在他的唇上。

见多识广的特工先生此刻甚至不敢睁开眼睛,他用尽全力保持平稳的呼吸,好继续维持他在熟睡中的假象,尽管此刻,Eggsy的呼吸正浅浅地打在他脸上,让他感觉发痒。

Eggsy的气息正袭击他的心脏,噢上帝,可怜一下他这个老人家吧。

还好Eggsy似乎不打算更进一步,只是停留了一会就撤开了,Harry能感觉到他重新躺下来,把被子扯回原位。

Harry花了好大力气不让自己握住Eggsy的手。

 

第三次的时候Harry Hart几乎决定妥协。

第四个晚上,当Harry回到家发现Eggsy正穿着他的浴袍蜷缩在自己的被窝里时,他放弃了抵抗。

 

当Harry Hart先生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从梦境重返现实的时候,他可算得上是无所适从了。试想一下,如果你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因而放任自己沉浸梦中的时候,却突然有人告诉你你可以活过来了但你必须脱离这个美梦?Harry说不上他觉得哪个更好一些。

但他已经醒了过来,所以这说不上是有个选择。一直看护着他的小护士发出了惊喜的声音,用蹩脚的英语告诉他Merlin刚好在这里,问他要不要叫Merlin进来。Harry摇了摇头并示意她出去。

这里应该是Kingsman在伊斯坦布尔的疗养基地,一般来说,只有伤得危及生命的特工会被送到这里。他们的情况是对外保密的。就像薛定谔的猫,生死不明。

Harry盯着天花板发了五分钟的呆,然后按下按钮让Merlin过来。几个月不见,梅林的头似乎更光滑了一点。

“瞅什么瞅!”大魔法师没有一点对待病人的自觉,似乎知道Harry在想什么,“还不是让你的小徒弟给气的。”但他很快就又收敛了表情,转过去装了杯水给Harry,似乎有什么事情不想让Harry知道。

但Harry没有心思细究那是什么意思,现在他的脑子里又满是Eggsy了,年轻人知道他回来了一定非常开心,见到他的时候会像一只充满活力的小柯基一样扑过来抱住他,而他……

他还没准备好接受这个。和接下来会发生的那些。

在Merlin嘟囔着待会就去把这件事告诉Eggsy的时候,Harry打断了他,“事实上,我希望你暂时先不要告诉Eggsy这件事。”尽管喝了水,长时间的昏迷依然让他的嗓音听上去沙哑干燥,但其中却不含一丝犹豫。

Merlin用怀疑的眼神盯着Harry,“之前你一直没有醒来,我们就照惯例一直没有告诉他你还活着,而且把你放在伊斯坦布尔。现在你醒来了,我看不出有任何不告诉他的理由。”

“就只是,”Harry寻找着可行的借口,“至少等到我完全恢复。”

Merlin眯起眼睛盯了他很久,才终于点了点头。

 

然而Harry还没有真正完全恢复,Eggsy就出事了,在伊斯坦布尔,不知是不是巧合。Merlin比Eggsy先发现那个安保系统的不对劲,但他还没来得及在耳机中提醒,Eggsy就触发了那个警报,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场恶战。

Merlin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了在伊斯坦布尔驻守的Kingsman人员,命令他们立刻前往支援Eggsy。思考了片刻,他还是联系了Harry。

总之,Harry成为了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人。而根据Merlin在眼镜中看到的图像,他认为Harry Hart绝对已经完全痊愈了。

 

老实说,看到那个男孩的时候,Harry不是不生气的。他恼怒于Eggsy将自己陷入这样一种境地,浑身是伤、奄奄一息。他恼怒于Eggsy在看到他那一瞬间露出的那个,可以称之为惊喜的微笑。

他恼怒于自己不得不挤出一个微笑来安慰他的男孩,尽管他很想狠狠教训Eggsy一顿再拥他入怀。但现在,他最希望他的男孩平安无事,至于别的,可以等他好了再说。

    但Harry没有想到的是,Eggsy竟然会躲着自己,尽管不久前他才是那个隐藏自己状况不让对方知道的人。

在Kingsman的医疗室前听到Eggsy给Roxy打电话的时候,Harry感觉自己内心一点点膨胀起来的怒意在一瞬间迸裂燃烧起来,他几乎是出于本能地上前夺下了Eggsy的手机。听到Roxy友好的声音并没有让他冷静多少,虽然他依然控制着自己用最平淡的语气回应了Roxy,但他很清楚,他已经跨过了那条线。

尽管他再怎么伪装,他也无法否认自己内心对Eggsy的情感早已变质。他不想仅仅作为一个导师关心他、疼爱他,他想要更多。他想要早上起床时感觉Eggsy在自己怀里,想要和他一起共进午餐,他们可以一起出任务,他想占有他。而这个念头几乎让他自己感到害怕。

更让他恐慌的是,他期待着Eggsy对他有着同样的想法。期待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家特工该有的情感,但Harry实在没有办法在看到Eggsy摆在自己床头的照片时冷静下来。

这期待让他甘之如饴。

 

那男孩只是在梦游,Harry一边拨开Eggsy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一边提醒着自己,那男孩尚不清醒,而你不能就这样对他做些什么。

所以Harry叫醒了他,但却忍不住对他的欲望蔓延。

是的,Harry想起,他应该惩罚Eggsy的,为他对自己所做的,和对Harry所做的一切。那实在是,用Harry的话来说,太不绅士了。

一个年轻的绅士不应该随随便便爬上别人的床而对此一无所知,更不应该随随便便闯入别人的心而对此毫无表示,不懂教训的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Harry Hart先生决定身体力行,在教育他的学生如何正确进行性生活这一问题上。

 

Harry知道自己在做梦,虽然这个梦和他的现实相差不远。

Eggsy,现在是他的Eggsy了,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睡着了,性事在他身上留下的红潮还未完全褪去。他睡得很熟,毫无防备,而Harry一条手臂被他压在身下。Harry知道这是梦,因为Eggsy的身上没有绷带。他怀里的人很好,同样年轻、充满活力,和Harry所喜爱的Eggsy相差无几。但Harry知道,这终究只是他的一个梦。

Harry在梦中闭上了眼睛,在男孩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声再见。

 

Harry醒来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他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臂,却发现Eggsy已经把它压得麻木酸痛。算了,他想,就这样吧。他伸过手,把Eggsy揽得更紧了一些,却小心地避开了他的伤处。现在他可以感受到Eggsy的心脏在胸腔中鼓动。平稳而令人安心。

他依稀记得很久前自己做过一个梦,梦里的Eggsy主动而热情。尽管他记不清梦中的所有细节了,但他仍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它的甜美。

但是,他又想,又有哪个梦境比得上他怀抱着的现实呢?

Harry Hart先生再一次闭上眼睛,那一刻梦与现实合而为一。


End.

再次鞠躬感谢喜欢的GN!


Sleepwalker梦行者(下)(Harry/Eggsy,NC-17)

写着写着就变成肉文了,都是我的错。






Eggsy有两个坏消息。
其中一个没那么坏的消息是,他受伤了,在伊斯坦布尔,一个简单的任务。Eggsy只需要潜入一个极端宗教组织的总部,找到一台电脑,插入Merlin给他的U盘以拷出一些资料就好了。意外发生在撤离的时候。Eggsy一个疏忽没注意到对方的一个警报。警铃响起的那瞬间Eggsy脑中闪过好几个解决方案,他应付过这个。
只是他低估了那些暴徒的凶残程度。本来Eggsy就是轻装上阵,随身的枪只有两把,而他在Kingsman训练中学到的近身格斗技巧并不足以让他独自对抗二十来个除了枪外还拿着长刀的恐怖份子。
最终Eggsy碎了两根肋骨,背部和手臂上都是深深浅浅的割伤,在Merlin派来支援他的人赶到时,他几乎只剩下一口气了。感谢上帝,好歹他还是活下来了。
然后就是那个更坏的消息了。他抬起头,Merlin派来的后援紧紧皱着眉头,但还是勉强对他挤出了一个笑容。
完了,Eggsy想,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眨了两下眼睛,他的压力已经大到不仅仅在晚上梦游,而且在白天也会出现幻觉了吗?
一定是这样的,在困倦之意袭上他的大脑之际他这样想——不然要怎么解释他看见的人是Harry Hart呢?

Eggsy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好多了。根据自己身上缠满的绷带判断,他应该躺在Kingsman的医疗室里。他慢慢睁开眼睛,Merlin正站在他床边对着仪器记录各种数据。
“嗨。”他试着发出声音,不太习惯喉咙的干哑。
“噢Eggsy,”Merlin转过身看他,“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行?”Egssy试着动了动身子,当他将头转向床的另一侧时他愣住了,“噢不,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心理治疗师。”
他分明看见Harry——或许是他的幽灵——站在医疗室门口。天呐他又出现幻觉了。
Merlin给他倒了杯水,“为什么你会那样说?我无意冒犯,Eggsy,但最近Kingsman的心理治疗师都挺忙的,我不希望你和你那颗玻璃心给他们增加负担。”
然后他抬起头,对着门口的方向说到:“Harry你来得正好,你家小崽子刚好醒了。”

Eggsy觉得自己真是字面意思上的蠢爆了,他怎么就觉得全知全能、近乎完美的Harry Hart会轻而易举地被一颗子弹杀死呢?特别是Valentine还是个晕血晕到不敢检查尸体的蠢货。
他不该说别人蠢货的,因为他敢肯定自己现在在Harry心中的形象也和蠢货无异了。毕竟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学生把自己当做一个阴魂不散的幽灵,特别是当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好不容易回来,却第一时间被告知自己唯一的学生处在生死边缘需要支援的时候。
所以说在伊斯坦布尔的那个人也是Harry,Eggsy想,并为了这个念头产生了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喜悦。

Eggsy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Merlin本着资源利用效率最大化的原则将他赶出了Kingsman总部的医疗室。Eggsy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问题没有解决。
尽管伤口正在愈合,但Eggsy身上仍然缠着不少绷带,他总不能就这样回家去吓坏他的妈妈和妹妹;由于某种难以启齿的原因,Harry家里他是万万不敢再去了,更别说他根本没法厚着脸皮向Harry请求借宿;但是包成这样去住酒店,那绝对会让人起疑的。
思前想后,他还是拨通了Roxy的电话。
“Eggsy,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的Roxy语速很快,听起来在忙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能来你家借住几晚吗?”Eggsy用一副可怜兮兮的语气说:“你知道我这个样子没法回家的,Roxy。”
“没问题啊Eggsy,我有把备用钥匙在信箱里你自己去拿吧,但是记得……”
后面的话Eggsy都没法听到了,因为有人从他手中拿走了他的手机。
“你好,Lancelot,我是Arthur,”那个声音如此熟悉,那人刚刚在他指尖上留下的温度让Eggsy稍稍涨红了脸,“不,Galahad今晚不会去你家了,他会去我那的,不用担心。”
“Harry?”
“Mr.Unwin,我记得我教导过你,一个体面的绅士是不会在单身女士家中留宿的。”
“再者,一个绅士是不会拒绝帮助他的学生的。”
Eggsy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说“不”的理由。


后面的肉还是走sy: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73802-1-1.html


后面应该还有个叔视角的番外,谢谢喜欢XD


Sleepwalker梦行者(上)(Harry/Eggsy,NC-17)

是个甜饼,信我。


Summary:大多数时候Eggsy像平常一样醒来,但有时候他发现自己在Harry的床上醒来。



有时候Eggsy会借住在Harry的房子里,“借住”只是个礼貌性用语,特别是当这间房子的主人已经过世了的时候。
Merlin默许了Eggsy的行为,甚至帮他搞到了一把钥匙。Eggsy需要一个居所,除了Kingsman配给他的那所房子以外——他不能在任务归来后伤痕累累、风尘仆仆地回家,Michelle不会相信当一个裁缝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总是鼻青脸肿。
即使得到了许可,Eggsy也只是规矩地住在客房里,而且没事就会打扫主卧的卫生,仿佛这样就能阻止那些灰尘掩盖住Harry留下的痕迹。
Eggsy总是很累,当他从一个又一个的任务中回来之后,他总是恨不得一头扎进床上睡个昏天黑地。大部分时候他这么做了。有些时候,当他伤得太重时,他不得不先去Kingsman总部做上几个检查再好好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Harry那儿。那间房子是空的,而Eggsy却睡得很安稳。
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

所以当Eggsy醒来的时候,他字面意义上地吓坏了。这里显然不是他平常睡的那张床,因为Harry客房里的床没有那么大。他没有盖被子,看起来像直接扎进铺好被子的床上睡着了。他看看床头柜,上面摆着一张他和Harry的合照,他们在最终测试前的那一天拍的。
噢——Eggsy完全清醒了——这里是Harry的房间,那张合照是他自己亲手摆在床头柜上的;他睡在Harry的床上,而他对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没有任何印象。
他的睡衣好好地穿在身上,这说明他昨晚有好好地躺上床睡觉。然后他看向房间的门,那里敞开着。Eggsy吞了下口水,慢吞吞地下床,意料之中地发现自己的拖鞋并不在床边。他小心翼翼地掩藏起自己的猜想,光着脚走回客房,感受着大理石地板的冰凉。
是的,Eggsy昨天穿的拖鞋还整齐地摆在床边,被子打开了一半,就像睡在上面的人半夜起床去喝个水一样。
要是只是喝个水就好了,Eggsy想。

Merlin说,梦游来源于压抑的内心。
自从V-Day之后,他总是认为Eggsy的压力太大了,但Eggsy往往对此嗤之以鼻。他好得很,他知道,现在他有了一份工作(尽管非常危险),他给了妈妈和妹妹一个安全的家,偶尔,他还能拯救世界。他正在习惯每天穿戴整齐,渐渐熟悉握着枪管的感觉,他正在成为一个绅士,就如同Harry所期望的那样。
他好得很,他知道,尽管偶尔他会想起Harry调制的马提尼,并暗自后悔在对方教导自己时盯着Harry的手指发愣,所以不管怎样他调出来的酒都缺了一分味道。
Eggsy低估了大魔法师的洞察力,或许他一直都生活在压力和痛苦之下,生活在对Harry Hart、他的导师的思念之中。而他自己要么是没有发现,要么是假装没有发现。
而他希望是前者。

第二次Eggsy在Harry床上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好多了,至少他已经能够若无其事地整理好Harry的床,然后走回客房洗脸刷牙了。
第三次梦游发生之前,Eggsy已经学会先把Harry床上的被子掀开了。


后面的肉走sy: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73802-1-1.html

【锤盾】Practice makes perfect 练习成就完美

一开始想写个傻白甜,最后只写出了傻和白。


Summary:关于雷神和美国队长(以及他们武器)的完美配合。

 

一开始他们是在一次设备调试中发现这事儿的。

Tony刚在Steve的星盾上加上定位召回装置,把盾牌和一个手环一道递还给他,而Steve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印着星条旗的手环是不是Tony的恶趣味。

“去试试吧,”Tony笑着说,一把抓住了路过的Thor,“你们两个老家伙会觉得它很有趣的。”

于是不明所以的雷神就这么跟着美国队长到了训练室,手里拿着他的Mjolnir。

 

“所以,队长,”Thor抓抓头发,露出一个微笑,“我们从什么开始呢?”与作战时不同,今天Thor只穿了一件灰色棉质T-shirt和一条灰色长裤,比起威严的神祇,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陪老朋友去健身房的普通人。

Steve看着Thor的笑脸愣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镇定,走到墙边放下了盾牌,边戴上手环边走回训练室中央,在离Thor(和他的锤子)有些远的地方站定。

“现在用Mjolnir扔我,”他对Thor说,满意地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变了,“我试着用我的手环把我的盾召唤回来挡住它。”

“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呢?”

“噢,我一点儿都不担心那个。”

Steve冲Thor眨了眨眼,“毕竟我相信你肯定能及时把它收回去的。”

看着Thor的表情,Steve觉得他终于知道Tony让他们俩一起测试设备的原因了。

 

雷神是美国队长的挚友,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但很少人知道美国队长对他的队友有着超出友情的感觉。既然是很少人,那就说明有人知道。

那个有人指的当然是Tony·无所不知·Stark。

Steve还记得Tony第一次发现这事儿时候的表情,他夸张地大张着嘴盯着Steve掉在客厅里、不小心被翻开了的的速写本,然后以一种极高的频率冲着Steve挤眼睛。

就在他开口说话之前Steve制止了他,“得了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好吧队长,”Tony做了一个遗憾的表情,“不过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要知道我可是有心理医师执照的。”

Steve恨不得把脸埋进他的素描本里去。

 

尽管Tony曾经询问Steve是否需要提供帮助,但Steve无一例外地拒绝了。就算把性别、种族等等因素通通去掉,Steve——他是真的很享受两人作为挚友的感觉——还是害怕自己说出口后失去这份陪伴。

除此以外,他觉得现在这种情形就很好了:两人同站在一间训练室里,Thor的锤子正向他直直飞来——

Steve抬起手腕,看着他的星盾也一样旋转着向他飞来。

两件武器碰撞的时候,Steve感到一阵耳鸣,然后一股强大的冲力击中了他的腹部,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等他终于靠着墙缓过来的时候,他看着Thor正向自己跑来,脸上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急切和担忧。

Steve挥挥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挣扎着站了起来,“比起我,你更应该看看你的锤子和我的盾发生了什么?”


************


“所以说,Thor的雷电之力可以通过振金放大?”Steve坐在沙发上问道,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唯一让他感到郁闷的就是,Thor仍然坚持觉得是他害Steve受伤的,并一直为此闷闷不乐。尽管Steve已经告诉过他这并不是他的错,况且这对他的身体来说也不算什么。

    “看起来是这样。”Dr.Banner抱着他的平板电脑说到,然后打出了一个全息投影准备给Steve讲解。

“不了,博士,”沉睡了七十年的美国队长谢绝了高深的现代科技,“我想知道的是,这个效果是否有实际应用的可能?呃,就是说,作战的时候什么的……?”

Bruce颇为认真地瞥了他一眼,犹豫着开口道:“理论上说是有可能的……但是,它也有可能对队长你的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就像这一次……”

Steve笑着拍了拍Bruce的肩膀,“这没什么,嘿,相信我,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练习成就完美。”

“更何况,你会帮我改进一下这个装置的,不是吗?”

 

但是Thor不同意这码子事,并且态度坚决。

Steve找到Thor的时候他还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边耷拉着头发呆,看上去还在为之前那个意外而自责。

Steve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你的错,”他用他能表现出来的最轻松的语气说道,“说真的,你完全不必过意不去。”

“可是那就是我的错!”Thor一拳砸在床垫上,那让Steve担心了一下,呃,床垫。

“——我知道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是我还是把Mjolnir朝你扔了过去——哦天哪还好你没事——”

是我跟你保证过会没事的,Steve在心里吐槽,但转过头看到Thor的脸时他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此时金发神祇紧紧皱着眉,脸上是纯然的懊丧和内疚,与平日里开朗大笑的样子完全不同。

那可真够不雷神的,Steve想,但他无法阻止自己的心脏小小地刺痛了一下。

沉默延续了一会儿之后,Steve闷闷地开口:“我并不是说这样的事情以后就不会再发生,只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尝试一下,好吗?就当是为了我。”

Steve满意地看见Thor脸上的表情松动了,“Dr.Banner答应帮我们改进一下,我相信这种意外再发生的几率会小很多的。”

“而且我们中庭有句老话叫,练习成就完美。”

 

复仇者联盟里的人都知道,当你在(你所经过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美国队长和雷神的时候,他们俩铁定待在训练室里,要么在练习近身搏击,要么在调试武器。

而现在后者居多。

要练习让一块盾牌和一个锤子以最完美的角度撞在一起,产生足够强的力场同时让自己安然无恙显然不是个简单活。尽管Bruce对盾牌的后坐装置做了一些修改,但Steve还是不小心让自己受了些伤。

而每次受伤的时候,他总是以要去喝杯水什么的为借口离开一下,等血清用四倍的速度让他感觉好一点,然后回去继续和Thor的训练。他只是不希望Thor又为他感到担心。

总之,他们还是做到了,在费尽全力把Tony设计的模拟反派(说真的他到底是怎么想到让那些反派都穿得和圣诞老人似的)全部击倒以后,Steve躺在地上闭上眼睛。

“嘿,Thor,过来拉我一把好吗?”他喘着气说。

然后他睁开眼睛,眼前是雷神向他伸出的手,宽厚温暖,因为握着锤子所以有点汗珠,但就和他本人一样值得信赖和依靠。

Steve拉着Thor的手站了起来,Thor帮他拍掉后背的灰尘,这让他头脑发热,全身紧绷着不知所措。

“所以,作为庆祝,想去我那看场电影吗?”他听见Thor这样问。

不了,他想,随后发现自己已经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趁着Thor的手掌稍稍离开他的后背,Steve飞快地逃出了训练室。


************


雷神曾成千上万次体验过胜利的感觉,在阿斯加德,在其他八大世界,当然其中也包括中庭。他享受作为雷电之神作战,享受看到敌人在自己面前倒下,还有胜利后的欢呼、佳肴和美酒。

但他从来没想到过这个。他和美国队长——他在中庭最亲密的战友和挚友——在一场恶战之后,在神盾局派来的飞机上相互依靠着,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之上,等待回到复仇者大厦。他们伤得并不重,只是享受彼此靠着,享受着对方的体温。

Thor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这个,纵然没有阿斯加德的美酒作伴,不会有父亲的肯定和母亲的鼓励,纵然这只是一片温暖的沉默。Thor必须承认他享受这个——就像他享受Steve本身。

今天很好,他和Steve的单独任务,不严重的负伤,还有人善后。但最让Thor感到骄傲的是他和Steve的完美配合,Mjolnir和星盾的完美配合。当它们触碰,迸射出强烈白光、发出雷电轰鸣的那一刹那,Thor敢说,就算是以挑剔出名的钢铁侠也得说那可真是酷毙了。

那的确是酷毙了,Thor不无得意地想,专属于我们两个人的酷毙了。就在这时他听见身旁想起了小小的鼾声,然后肩上一沉。Steve肯定累坏了,Thor想,就算他是美国队长。

于是他用宽大的披风包裹住他们两个人,小心翼翼,完全没有惊动Steve。

然后强大的雷电之神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回家的飞机上闭上了眼睛。

 

“我已经为你准备好来自仙宫的佳酿,”Thor在Steve走进他房间时说,“只是想知道你还要让我等多久。”

“呃……我想我该说声抱歉?刚刚洗了个澡。”

“没事,Steve,你永远不必对我说抱歉。”Thor把酒杯递给Steve,“现在,来庆祝我们的胜利?”

Steve和Thor干杯,然后一饮而尽。

Thor不出意外地发现美国队长的脸颊染上了红色,但出乎他意料的是,Steve突然对上了他的眼睛,对他说:“Thor,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很久了。”

他的双眼清明,声音里毫无醉意。

Thor愣了一下,但很快镇定了下来,换上了和女孩儿调情时用的那种声音:“伟大的美国队长,你想说的是你喜欢我吗?我想我早就知道了。”

Steve盯着Thor的眼睛,然后低下头说:“还是算了。”

Thor急了,又恢复到严肃的状态,“抱歉Steve,我不该这样。”他抓了抓披散在脑后的金发,“不过……我上次的确在客厅看见了你的速写本。”

Steve猛地睁大了眼睛,并且很快地向房门走去,Thor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

“不,听我说,Steve,这很重要。”

Thor按住Steve的肩膀,直到Steve不再试图挣扎,他才继续往下说:“无论你对我抱持着何种感情,请相信我也有着一样的心。”

Thor就这样直直地看着Steve的眼睛,似乎要从美国队长漂亮的蓝眼睛中看到他的灵魂。天哪,他甚至不敢呼吸直到Steve打破了沉默。

“如果我说你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呢?”虽然这么说着,但Steve已经伸出双手环住了Thor的脖子。

“根据你过长的洗澡时间推算,我认为不是这样,亲爱的队长。”Thor笑着捏了一把Steve的屁股,“现在,你准备好接受一个吻了吗?”

“恐怕我的吻技要让你失望了。”

“没关系,”Thor微笑着贴近了Steve的唇,在双唇相接之前他在Steve的唇畔轻声呢喃,“你们中庭人说的,练习成就完美。”

 

End.

 

小彩蛋:

Mjolnir:我看出你的主人喜欢我的主人了。

星盾:我也看出来了,而且你的主人一样喜欢我的主人。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篇故事。